对话皮诺收藏馆CEO:“私人收藏也可以撬动艺术世界”


对话皮诺收藏馆CEO:“私人收藏也可以撬动艺术世界”



艾玛·拉维涅。图片:© Photo Manuel Braun



今 夏,破纪录的热浪炙烤着欧洲。在大概是最热的一天,皮诺收藏馆(the Pinault Collection)的首席执行官艾玛·拉维涅(Emma Lavigne)在她位于原巴黎商品交易所的办公室中来回踱步,打开所有门窗,试图让风吹进房间。


微风吹进这个宏伟的建筑空间之中(正巧当天,馆内关闭了空调),艾玛·拉维涅说,这样的天气也让她也感到了与这个博物馆空间的联系。拉维涅对办公室气氛的本能感受,也可以看作是对她策划的展览的一个小小的致敬——这是一场需要调动多感官的展览,风、温度、声音和气味都在发挥作用。



Anri Sala,《时光不再》,2021,由皮诺收藏 © Anri Sala / Adagp, Paris, 2022。图片:Photo Aurélien Mole




皮诺收藏馆当前正在进行的展览名为“永恒的一秒”(Une Seconde d'Eternité),是拉维涅一年前加入这家机构后策划的首场展览。拉维涅说,这个展览“邀请人们在空间中感受空气,感受太阳穿过天穹的轨迹”——这里,她指的是艺术家Philippe Parreno(与音乐家Arca、Nicolas Becker和Bronze合作)和Tino Sehgal创作的一个装置,其中有大型风扇和改变光照方向的定日镜。同时,圆形大厅里,艺术家Anri Sala的展览“时光不再”(Time No Longer)也在10月14日开幕了。


拉维涅身处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她是法国亿万富翁弗朗索瓦·皮诺(François Pinault)名下三家博物馆的主要负责人(包括在巴黎的皮诺收藏馆、在威尼斯的海关大楼和格拉西宫)。这几家博物馆中陈列着皮诺个人的收藏,数量超过1万件。此外,她还管理着法国北部朗斯的一个艺术家驻地和一些其他项目。皮诺收藏馆选址于原巴黎商品交易所,开馆之后被誉为是“巴黎的一个不朽的当代艺术场景”——这座城市正处在一些人所说的“重生期”中,随着巴塞尔艺术展旗下的展会品牌“Paris +”的开幕,这家博物馆也将迎来一个里程碑。


在谈到这座城市的新艺术能量时,拉维涅说:“我能感觉到,法国是一个延续着欧洲价值观的国家,幸运的是,我们没有陷入民粹主义。”




菲利普·帕雷(Philippe Parreno)的“准物件”(Quasi Objects)系列(2014-2022),由皮诺收藏 © Philippe Parreno。图片:Aurélien Mole. Courtesy Pinault Collection




拉维涅的职业生涯是在法国的公共机构中开始的,她一直很脚踏实地——在我们与这位出生于1968年的艺术史学者交谈时,这是她众多品质中最突出的一个。她出生的那年,学生抗议活动使巴黎陷入停滞,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的孩子,拉维涅是充满艺术氛围的环境中长大的,正如法国媒体所报道的那样,她对音乐有特殊的热爱。拉维涅也告诉我们,她们的女权主义母亲不喜欢芭比娃娃,“因为那是在宣传一些陈规式的固定观念”,相比起去适应那些僵化的性别分类,她觉得“要去做我们想做的事,说我们想说的话”。


拉维涅还谈到了女性面临的不公平:她喜欢穿五颜六色的衣服,但这一点总是会出现在法国媒体对她的报道中,她觉得这很烦——因为她的男性同侪就不会被关注到这些东西。


在过去的几年中,拉维涅一直处于上升阶段。她策划了一系列打破边界的展览,结合了她对舞蹈、音乐和视觉艺术的多样好奇心,最近的一次是担任巴黎东京宫的主席,去年她在东京宫与人联合策划了一个广受好评的安妮·伊莫夫(Anne Imhof)展览。在那之前,她曾是梅斯蓬皮杜中心(Centre Pompidou-Metz)的负责人,也在巴黎蓬皮杜中心、音乐城(Cité de la Musique)都担任过策展人。2017年,她以很少的预算举办的里昂双年展备受人们赞誉。


如今,拉维涅的策展生涯还在继续,但不用再过那种靠公共资金资助的、预算很紧的日子了——皮诺是开云集团(Kering)的创始人,这个集团旗下有古驰(Gucci)、圣罗兰(Saint Laurent)和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等奢侈品品牌。他还是佳士得拍卖行的拥有者。




巴黎商品交易所-皮诺收藏馆 © Tadao Ando Architect & Associates, Niney et Marca Architectes, Agence Pierre-Antoine Gatier。图片:Photo by Maxime Tétard, Studio Les Graphiquants, Paris



拉维涅从公共机构转到与时尚界关系密切的私人机构,这在以国家机构为中心的法国当代艺术体系内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对于国家机构输给财大气粗的私人这件事,人们感到相当不快。但是,“无论我是在公共机构还是在私人机构工作,这都是完全相同的工作,”拉维涅说,“我们需要克服某些界限。当身处纽约时,你不会去想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或大都会博物馆到底是公共的还是私人的。你只会去那里享受。


随即,拉维涅拿出图录,翻阅皮诺收藏艺术品的例子,包括艺术家塔西塔·迪恩(Tacita Dean)的作品,这位艺术家将于明年春天在皮诺收藏馆举办展览。拉维涅致力于深入探讨皮诺藏品所激发的各种诗意的思考,她希望能呈现一些改变建筑空间结构的装置。“这个博物馆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空间,”她说,“它不是一个白盒子空间。”


皮诺收藏馆正在成为“提供一种新的当代艺术体验”的地方,其旗下的藏品是“活着的素材”。拉维涅补充说,皮诺本人希望这家收藏馆成为最慷慨的机构,一家“超越我们对展览空间可能有的任何先入为主的想法”的机构。


目前在皮诺收藏馆进行的这场展览将持续至明年1月2日,其中展出了多米尼克·冈萨雷斯-福斯特(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米利亚姆·卡恩(Miriam Cahn)和凯莉·梅·威姆斯(Carrie Mae Weems)等艺术家的作品。接下来将有一场名为“暴风雨之前”(Avant l'orage)的展览在明年初开幕,“它直接关注气候管控的放松和与季节有关的议题,”拉维尼说。同时,“黄昏”是一场大型摄影展,其中的作品都是乌克兰艺术家鲍里斯·米哈伊洛夫(Boris Mikhaïlov)在他的家乡哈尔科夫拍摄的,已于10月14日开幕。



鲍里斯·米哈伊洛夫,《黄昏》,1993,由皮诺收藏 © Boris Mikhaïlov / Adagp, Paris, 2022。图片:Photo Aurélien Mole



鉴于皮诺收藏馆有如此丰富的项目,可以说,法国过去一直不愿意“接受私人文化倡议”的思维已逐渐发生变化。拉维涅指出,当地艺术界逐渐开始理解私人机构的到来能够创造显著的协同作用,并对现有的公共机构体系进行补充。事实上,私人博物馆在吸引国际关注方面也能发挥巨大作用,法国的当代艺术领域和市场现在正受益于这种关注。


与此同时,法国的公共博物馆也面临着一些障碍。拉维涅列举了这些问题,她指出,有些艺术形式的成本过高,与展览有关的工作会随着通货膨胀和能源危机而增加负担,“虽然举办大型展览很重要,但也有必要去抵制(它们),因为我们要学习如何用更少的钱来做项目。同时还需要支持新兴的创作,承担一些风险,并押注于未来。这不仅仅是艺术市场的问题。”


关于其他一些紧迫的话题,她坚持认为女性艺术家不应被局限在主题是女权主义的展览中。在身份政治被热议的时代,我们需要一种平衡。


“马林·杜马斯:无尽头”(Marlene Dumas: Open-End)展览现场,威尼斯格拉西宫,2022。图片:Marco Cappelletti with Filippo Rossi, © Palazzo Grassi, © Marlene Dumas



“有这样一句话:‘要想让妇女有地位,就得先让她们做能有地位的事。’意思是说,为了使女性真正拥有社会地位,我们需要招募女性,”拉维涅说。在皮诺收藏馆中,男女工作人员实际上已经达到了同等水平。在某些领域,她也在招募男性,因为男性人数太少。展览项目方面,虽然皮诺收藏馆目前的男女性艺术家项目接近均等,但拉维涅也坦承,与其他大多数收藏馆一样,“对于女性艺术的收藏、代表和展示都还不足”。


谈到藏品中的种族多样性时,拉维涅说,当她第一次参观皮诺的收藏时,发现他与不少著名美国黑人艺术家——如大卫·哈蒙斯(David Hammons)和凯利·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等——都有着深厚的关系,这些艺术家的作品皮诺在30多年前就开始收藏。因此,拉维涅赞扬皮诺“在性别和种族问题上有极其开放的视野”。


拉维涅说,尽管现年86岁的皮诺成长于一个“父母从未带孩子去听音乐会或去博物馆”的环境中,“但后来才出现的艺术改变了他的生活,也改变了他对世界的看法”。



(转载)



资讯详情
对话皮诺收藏馆CEO:“私人收藏也可以撬动艺术世界”
发布于:2022-11-24 阅读:68


对话皮诺收藏馆CEO:“私人收藏也可以撬动艺术世界”



艾玛·拉维涅。图片:© Photo Manuel Braun



今 夏,破纪录的热浪炙烤着欧洲。在大概是最热的一天,皮诺收藏馆(the Pinault Collection)的首席执行官艾玛·拉维涅(Emma Lavigne)在她位于原巴黎商品交易所的办公室中来回踱步,打开所有门窗,试图让风吹进房间。


微风吹进这个宏伟的建筑空间之中(正巧当天,馆内关闭了空调),艾玛·拉维涅说,这样的天气也让她也感到了与这个博物馆空间的联系。拉维涅对办公室气氛的本能感受,也可以看作是对她策划的展览的一个小小的致敬——这是一场需要调动多感官的展览,风、温度、声音和气味都在发挥作用。



Anri Sala,《时光不再》,2021,由皮诺收藏 © Anri Sala / Adagp, Paris, 2022。图片:Photo Aurélien Mole




皮诺收藏馆当前正在进行的展览名为“永恒的一秒”(Une Seconde d'Eternité),是拉维涅一年前加入这家机构后策划的首场展览。拉维涅说,这个展览“邀请人们在空间中感受空气,感受太阳穿过天穹的轨迹”——这里,她指的是艺术家Philippe Parreno(与音乐家Arca、Nicolas Becker和Bronze合作)和Tino Sehgal创作的一个装置,其中有大型风扇和改变光照方向的定日镜。同时,圆形大厅里,艺术家Anri Sala的展览“时光不再”(Time No Longer)也在10月14日开幕了。


拉维涅身处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她是法国亿万富翁弗朗索瓦·皮诺(François Pinault)名下三家博物馆的主要负责人(包括在巴黎的皮诺收藏馆、在威尼斯的海关大楼和格拉西宫)。这几家博物馆中陈列着皮诺个人的收藏,数量超过1万件。此外,她还管理着法国北部朗斯的一个艺术家驻地和一些其他项目。皮诺收藏馆选址于原巴黎商品交易所,开馆之后被誉为是“巴黎的一个不朽的当代艺术场景”——这座城市正处在一些人所说的“重生期”中,随着巴塞尔艺术展旗下的展会品牌“Paris +”的开幕,这家博物馆也将迎来一个里程碑。


在谈到这座城市的新艺术能量时,拉维涅说:“我能感觉到,法国是一个延续着欧洲价值观的国家,幸运的是,我们没有陷入民粹主义。”




菲利普·帕雷(Philippe Parreno)的“准物件”(Quasi Objects)系列(2014-2022),由皮诺收藏 © Philippe Parreno。图片:Aurélien Mole. Courtesy Pinault Collection




拉维涅的职业生涯是在法国的公共机构中开始的,她一直很脚踏实地——在我们与这位出生于1968年的艺术史学者交谈时,这是她众多品质中最突出的一个。她出生的那年,学生抗议活动使巴黎陷入停滞,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的孩子,拉维涅是充满艺术氛围的环境中长大的,正如法国媒体所报道的那样,她对音乐有特殊的热爱。拉维涅也告诉我们,她们的女权主义母亲不喜欢芭比娃娃,“因为那是在宣传一些陈规式的固定观念”,相比起去适应那些僵化的性别分类,她觉得“要去做我们想做的事,说我们想说的话”。


拉维涅还谈到了女性面临的不公平:她喜欢穿五颜六色的衣服,但这一点总是会出现在法国媒体对她的报道中,她觉得这很烦——因为她的男性同侪就不会被关注到这些东西。


在过去的几年中,拉维涅一直处于上升阶段。她策划了一系列打破边界的展览,结合了她对舞蹈、音乐和视觉艺术的多样好奇心,最近的一次是担任巴黎东京宫的主席,去年她在东京宫与人联合策划了一个广受好评的安妮·伊莫夫(Anne Imhof)展览。在那之前,她曾是梅斯蓬皮杜中心(Centre Pompidou-Metz)的负责人,也在巴黎蓬皮杜中心、音乐城(Cité de la Musique)都担任过策展人。2017年,她以很少的预算举办的里昂双年展备受人们赞誉。


如今,拉维涅的策展生涯还在继续,但不用再过那种靠公共资金资助的、预算很紧的日子了——皮诺是开云集团(Kering)的创始人,这个集团旗下有古驰(Gucci)、圣罗兰(Saint Laurent)和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等奢侈品品牌。他还是佳士得拍卖行的拥有者。




巴黎商品交易所-皮诺收藏馆 © Tadao Ando Architect & Associates, Niney et Marca Architectes, Agence Pierre-Antoine Gatier。图片:Photo by Maxime Tétard, Studio Les Graphiquants, Paris



拉维涅从公共机构转到与时尚界关系密切的私人机构,这在以国家机构为中心的法国当代艺术体系内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对于国家机构输给财大气粗的私人这件事,人们感到相当不快。但是,“无论我是在公共机构还是在私人机构工作,这都是完全相同的工作,”拉维涅说,“我们需要克服某些界限。当身处纽约时,你不会去想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或大都会博物馆到底是公共的还是私人的。你只会去那里享受。


随即,拉维涅拿出图录,翻阅皮诺收藏艺术品的例子,包括艺术家塔西塔·迪恩(Tacita Dean)的作品,这位艺术家将于明年春天在皮诺收藏馆举办展览。拉维涅致力于深入探讨皮诺藏品所激发的各种诗意的思考,她希望能呈现一些改变建筑空间结构的装置。“这个博物馆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空间,”她说,“它不是一个白盒子空间。”


皮诺收藏馆正在成为“提供一种新的当代艺术体验”的地方,其旗下的藏品是“活着的素材”。拉维涅补充说,皮诺本人希望这家收藏馆成为最慷慨的机构,一家“超越我们对展览空间可能有的任何先入为主的想法”的机构。


目前在皮诺收藏馆进行的这场展览将持续至明年1月2日,其中展出了多米尼克·冈萨雷斯-福斯特(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米利亚姆·卡恩(Miriam Cahn)和凯莉·梅·威姆斯(Carrie Mae Weems)等艺术家的作品。接下来将有一场名为“暴风雨之前”(Avant l'orage)的展览在明年初开幕,“它直接关注气候管控的放松和与季节有关的议题,”拉维尼说。同时,“黄昏”是一场大型摄影展,其中的作品都是乌克兰艺术家鲍里斯·米哈伊洛夫(Boris Mikhaïlov)在他的家乡哈尔科夫拍摄的,已于10月14日开幕。



鲍里斯·米哈伊洛夫,《黄昏》,1993,由皮诺收藏 © Boris Mikhaïlov / Adagp, Paris, 2022。图片:Photo Aurélien Mole



鉴于皮诺收藏馆有如此丰富的项目,可以说,法国过去一直不愿意“接受私人文化倡议”的思维已逐渐发生变化。拉维涅指出,当地艺术界逐渐开始理解私人机构的到来能够创造显著的协同作用,并对现有的公共机构体系进行补充。事实上,私人博物馆在吸引国际关注方面也能发挥巨大作用,法国的当代艺术领域和市场现在正受益于这种关注。


与此同时,法国的公共博物馆也面临着一些障碍。拉维涅列举了这些问题,她指出,有些艺术形式的成本过高,与展览有关的工作会随着通货膨胀和能源危机而增加负担,“虽然举办大型展览很重要,但也有必要去抵制(它们),因为我们要学习如何用更少的钱来做项目。同时还需要支持新兴的创作,承担一些风险,并押注于未来。这不仅仅是艺术市场的问题。”


关于其他一些紧迫的话题,她坚持认为女性艺术家不应被局限在主题是女权主义的展览中。在身份政治被热议的时代,我们需要一种平衡。


“马林·杜马斯:无尽头”(Marlene Dumas: Open-End)展览现场,威尼斯格拉西宫,2022。图片:Marco Cappelletti with Filippo Rossi, © Palazzo Grassi, © Marlene Dumas



“有这样一句话:‘要想让妇女有地位,就得先让她们做能有地位的事。’意思是说,为了使女性真正拥有社会地位,我们需要招募女性,”拉维涅说。在皮诺收藏馆中,男女工作人员实际上已经达到了同等水平。在某些领域,她也在招募男性,因为男性人数太少。展览项目方面,虽然皮诺收藏馆目前的男女性艺术家项目接近均等,但拉维涅也坦承,与其他大多数收藏馆一样,“对于女性艺术的收藏、代表和展示都还不足”。


谈到藏品中的种族多样性时,拉维涅说,当她第一次参观皮诺的收藏时,发现他与不少著名美国黑人艺术家——如大卫·哈蒙斯(David Hammons)和凯利·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等——都有着深厚的关系,这些艺术家的作品皮诺在30多年前就开始收藏。因此,拉维涅赞扬皮诺“在性别和种族问题上有极其开放的视野”。


拉维涅说,尽管现年86岁的皮诺成长于一个“父母从未带孩子去听音乐会或去博物馆”的环境中,“但后来才出现的艺术改变了他的生活,也改变了他对世界的看法”。



(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