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座“搞钱之城”,没办法“与钱无关”

在一座“搞钱之城”,没办法“与钱无关”



对 于深圳是“搞钱之城”这个观念,熙珈笑称“追求钱其实是喜欢需求被满足的感觉,挺好的”。作为招商文化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的总助和展览的总负责人,当得知策展人黄淞浩将这个研究区块链的展览题目定为“与钱无关”时一拍即合。她认为“这很深圳,深圳的文化和其他文化一样,本质上是在地缘性的特征里,由人创造的”。


招商文化总经理助理、《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览总监张熙珈在开幕现场致辞。图片:由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面对区块链,黄淞浩还是软弱了。他当然知道这是一个代币经济吹起来的大泡泡,艺术家的入场(甚至区块链语境中对艺术的讨论重新回归到本质)正是因为钱。而当代艺术长期若有其事地对钱进行“对抗”和“反思”,已经成了一种行业的惯性——说出“与钱有关”需要勇气,但显然,当我们谈论区块链的时候,谈的就是钱。


策展人代表、雷电所主理人黄淞浩。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与钱无关”正在展出,全球视野中的29位(组)艺术家带来33组代表性作品,他们围绕着区块链技术展开对钱、链、自然、艺术、合作等主题的探讨。触及的问题并非在叙事(narrative)的层面上进行逻辑的推演,而不得不面对资产、所有权以及对新秩序的判断,甚至不得不将“加密艺术”(crypto art)作为一个专有名词从数字艺术(digital art)中分离出来。



《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览现场。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上链,下链


《关于展览01》(点击跳转原文)中,黄淞浩用“下链的NFT”来描述一个衔接数字艺术与区块链的过渡阶段。展览中绝大部份作品来自成熟的数字艺术家,武子杨的动画装置构建数字世界;李洋化梦使用VR技术在空间中作画;郭锐文用算法实现精妙的互动效果,这些完整的作品在现场受到瞩目。区块链在这里扮演的更像是一个交易的媒介。



武子杨,《未来_预报》,2022,《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出现场。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数字艺术和加密经济之间,这是最具争议的灰色地带。到底是艺术抽象的形式无法打动那些只认钱的加密新贵,还是在加密文化的叙事中,这些感性的、敏感的作品无法回应科学家们(算法金融开发者之间的互相调侃)的理性诉求?



李洋化梦,《深圳做梦银行:AI绘画正在激发哪种灵?》,2022,《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出现场。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区块链给数字艺术激进地开发出一片野蛮交易的无主之地(terra nullius)。在NFT的浪潮中,数不清的设计师、插画师以“上链”的方式完成了从designer到artist的转型,并且经过交易强化了这种幻觉。黄淞浩以“下链”重估这些作品的价值,将早已发生重大偏离的“数字艺术”拉回到人文关怀的线索。


郭锐文,《1DE94》,2020,《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出现场。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看得见的钱


让我们再回顾一下区块链的特性:数据透明,难以篡改。这是挑战一切黑箱系统的属性,它显然正在改变包括全球政治格局在内的所有的秩序。透明的交易将每一笔转让(包括任何一次免费的流转)都记录在不可篡改的区块链上,这使交易本身不再存有任何灰度的空间,并且数据不设权限开放给任何人。尽管现有拍卖行模式在早期NFT的做市推广等方面起到关键作用,而接下来传统拍卖行的NFT拍卖将不再具有任何意义,一切活动了然于链上,艺术品经济在这个场景中必然面对经营模式的转型。除非不想赚加密人群的钱。



Sarah Friend,《点击挖矿》,2017,《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出现场。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加密人群拥抱加密文化,不难看到的是在区块链之后的数字艺术有越来越多程序员背景的开发者参与到创作中来。如果你问“什么是艺术?”他们大概率会回答“我不知道,我只是在做好玩的事儿。”从利奥塔1985年在蓬皮杜艺术中心策划展览“非物质”,基于计算机和网络的创作就开始进入主流视野,这些所谓的“作品”并不着眼于形式,甚至不在视觉的维度上讨论问题。界面和网络构建的关系美学随着技术的发展逐渐开始被理解并纳入艺术的叙事。



Jonas Lund,《乔纳斯·隆德代币》,2018,《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出现场。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刘嘉颖、Sarah Friend、Jonas Lund等艺术家的作品基于代币经济和区块链技术创作而成。刘嘉颖的“一个小目标”(Small Goal)编写了一段智能合约,现场展示的是一张印有二维码的海报,同时该作品还发行了代币。这件作品在光电闪耀的现场默默无闻,但代币归零的智能合约触及区块链最底层的价值讨论。



刘嘉颖,《一个小目标》,2020,《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出现场。
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合作,分配,DAO


如果在区块链的语境中强调技术和金融的属性,那就不是以视觉训练为背景的创作者可以快速参与的领域,如何续写艺术的故事?MoMA早在上个世纪就开始电影拷贝的收藏,大型工业化合作是今天艺术的生产方式。



SeeDAO,《See, Seed, SeeDAO》,2022,《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出现场。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展览中展出了SeeDAO、INS等组织,同时创作者中,也不乏Keiken + George Jasper Stone、王偲丞+李扬等艺术家组合。在面对元宇宙空间、跨学科合作等场景,少有百科全书式的创作者点亮复杂的知识树,并且大型创作的工作量就提出了团队合作的要求。SeeDAO作为最具代表性的中文简体DAO,社群体量达9000人,在展览中呈现的作品以多个公会社区的合作完成。钢架结构的搭建,通过征集社群图像、文字信息生成AICG视频、印刷品内容。社群内部则通过积分奖励创作的参与者。



Keiken + George Jasper Stone,《感知我的原宇宙》,2019,《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出现场。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有人将DAO形容为基于web3的新型公司,也有人将其视为松散的兴趣小组。不管是管理制度还是分配方式,DAO在今天仍然处于非常初级的探索阶段。在诸多的不确定中,区块链技术的开放、透明、可验证的技术伦理贯穿始终。



王偲丞+李扬,《体素方舟》,2022,《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出现场。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完美呈现


回到现场,NFT链上(on chain)的特质面对着一个挑战:为什么要在线下呈现,以及如何呈现。我们看到此次展览以粉红色的猫舍开篇,从ERC721的第一个应用Crypto Kitties入手,开始NFT的旅程。Beeple作为激起crypto art巨浪的明星,静态的作品在空间和灯光氛围的烘托下仪式感十足。刘昕的黑白无限电太空图像也在大幅突起的边框中捕获了极具仪式感的观展体验。



《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览现场。图片:由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数字艺术一旦落地为空间装置,那么它的竞品不再是另一家画廊、美术馆,而是商场和主题乐园。风语筑作为以展会展览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为现场的采光、隔音、走线等空间设计提供了博物馆级的技术支持。那么,巨大的投入又不得不考虑成本和设计相关收益。



Beeple,《生物搜集》《海洋前线 #1/1》,2021,《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出现场。图片:由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与钱无关”是一个机会,借用区块链工具拨开经典艺术精美的外壳,窥探内部的运作机制。在这片开放透明的无主之地上,我们乐于看到多种角色涌入其中,构建丰富的艺术生态。“与钱无关”是一次正话反说,但当艺术家深沉反思的时候,务实的区块链圈子已经在twitter space上开设好了房间,标题叫“在深圳不谈钱谈什么?”


资讯详情
在一座“搞钱之城”,没办法“与钱无关”
发布于:2022-11-19 阅读:47

在一座“搞钱之城”,没办法“与钱无关”



对 于深圳是“搞钱之城”这个观念,熙珈笑称“追求钱其实是喜欢需求被满足的感觉,挺好的”。作为招商文化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的总助和展览的总负责人,当得知策展人黄淞浩将这个研究区块链的展览题目定为“与钱无关”时一拍即合。她认为“这很深圳,深圳的文化和其他文化一样,本质上是在地缘性的特征里,由人创造的”。


招商文化总经理助理、《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览总监张熙珈在开幕现场致辞。图片:由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面对区块链,黄淞浩还是软弱了。他当然知道这是一个代币经济吹起来的大泡泡,艺术家的入场(甚至区块链语境中对艺术的讨论重新回归到本质)正是因为钱。而当代艺术长期若有其事地对钱进行“对抗”和“反思”,已经成了一种行业的惯性——说出“与钱有关”需要勇气,但显然,当我们谈论区块链的时候,谈的就是钱。


策展人代表、雷电所主理人黄淞浩。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与钱无关”正在展出,全球视野中的29位(组)艺术家带来33组代表性作品,他们围绕着区块链技术展开对钱、链、自然、艺术、合作等主题的探讨。触及的问题并非在叙事(narrative)的层面上进行逻辑的推演,而不得不面对资产、所有权以及对新秩序的判断,甚至不得不将“加密艺术”(crypto art)作为一个专有名词从数字艺术(digital art)中分离出来。



《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览现场。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上链,下链


《关于展览01》(点击跳转原文)中,黄淞浩用“下链的NFT”来描述一个衔接数字艺术与区块链的过渡阶段。展览中绝大部份作品来自成熟的数字艺术家,武子杨的动画装置构建数字世界;李洋化梦使用VR技术在空间中作画;郭锐文用算法实现精妙的互动效果,这些完整的作品在现场受到瞩目。区块链在这里扮演的更像是一个交易的媒介。



武子杨,《未来_预报》,2022,《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出现场。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数字艺术和加密经济之间,这是最具争议的灰色地带。到底是艺术抽象的形式无法打动那些只认钱的加密新贵,还是在加密文化的叙事中,这些感性的、敏感的作品无法回应科学家们(算法金融开发者之间的互相调侃)的理性诉求?



李洋化梦,《深圳做梦银行:AI绘画正在激发哪种灵?》,2022,《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出现场。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区块链给数字艺术激进地开发出一片野蛮交易的无主之地(terra nullius)。在NFT的浪潮中,数不清的设计师、插画师以“上链”的方式完成了从designer到artist的转型,并且经过交易强化了这种幻觉。黄淞浩以“下链”重估这些作品的价值,将早已发生重大偏离的“数字艺术”拉回到人文关怀的线索。


郭锐文,《1DE94》,2020,《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出现场。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看得见的钱


让我们再回顾一下区块链的特性:数据透明,难以篡改。这是挑战一切黑箱系统的属性,它显然正在改变包括全球政治格局在内的所有的秩序。透明的交易将每一笔转让(包括任何一次免费的流转)都记录在不可篡改的区块链上,这使交易本身不再存有任何灰度的空间,并且数据不设权限开放给任何人。尽管现有拍卖行模式在早期NFT的做市推广等方面起到关键作用,而接下来传统拍卖行的NFT拍卖将不再具有任何意义,一切活动了然于链上,艺术品经济在这个场景中必然面对经营模式的转型。除非不想赚加密人群的钱。



Sarah Friend,《点击挖矿》,2017,《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出现场。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加密人群拥抱加密文化,不难看到的是在区块链之后的数字艺术有越来越多程序员背景的开发者参与到创作中来。如果你问“什么是艺术?”他们大概率会回答“我不知道,我只是在做好玩的事儿。”从利奥塔1985年在蓬皮杜艺术中心策划展览“非物质”,基于计算机和网络的创作就开始进入主流视野,这些所谓的“作品”并不着眼于形式,甚至不在视觉的维度上讨论问题。界面和网络构建的关系美学随着技术的发展逐渐开始被理解并纳入艺术的叙事。



Jonas Lund,《乔纳斯·隆德代币》,2018,《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出现场。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刘嘉颖、Sarah Friend、Jonas Lund等艺术家的作品基于代币经济和区块链技术创作而成。刘嘉颖的“一个小目标”(Small Goal)编写了一段智能合约,现场展示的是一张印有二维码的海报,同时该作品还发行了代币。这件作品在光电闪耀的现场默默无闻,但代币归零的智能合约触及区块链最底层的价值讨论。



刘嘉颖,《一个小目标》,2020,《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出现场。
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合作,分配,DAO


如果在区块链的语境中强调技术和金融的属性,那就不是以视觉训练为背景的创作者可以快速参与的领域,如何续写艺术的故事?MoMA早在上个世纪就开始电影拷贝的收藏,大型工业化合作是今天艺术的生产方式。



SeeDAO,《See, Seed, SeeDAO》,2022,《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出现场。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展览中展出了SeeDAO、INS等组织,同时创作者中,也不乏Keiken + George Jasper Stone、王偲丞+李扬等艺术家组合。在面对元宇宙空间、跨学科合作等场景,少有百科全书式的创作者点亮复杂的知识树,并且大型创作的工作量就提出了团队合作的要求。SeeDAO作为最具代表性的中文简体DAO,社群体量达9000人,在展览中呈现的作品以多个公会社区的合作完成。钢架结构的搭建,通过征集社群图像、文字信息生成AICG视频、印刷品内容。社群内部则通过积分奖励创作的参与者。



Keiken + George Jasper Stone,《感知我的原宇宙》,2019,《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出现场。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有人将DAO形容为基于web3的新型公司,也有人将其视为松散的兴趣小组。不管是管理制度还是分配方式,DAO在今天仍然处于非常初级的探索阶段。在诸多的不确定中,区块链技术的开放、透明、可验证的技术伦理贯穿始终。



王偲丞+李扬,《体素方舟》,2022,《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出现场。图片: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完美呈现


回到现场,NFT链上(on chain)的特质面对着一个挑战:为什么要在线下呈现,以及如何呈现。我们看到此次展览以粉红色的猫舍开篇,从ERC721的第一个应用Crypto Kitties入手,开始NFT的旅程。Beeple作为激起crypto art巨浪的明星,静态的作品在空间和灯光氛围的烘托下仪式感十足。刘昕的黑白无限电太空图像也在大幅突起的边框中捕获了极具仪式感的观展体验。



《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览现场。图片:由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数字艺术一旦落地为空间装置,那么它的竞品不再是另一家画廊、美术馆,而是商场和主题乐园。风语筑作为以展会展览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为现场的采光、隔音、走线等空间设计提供了博物馆级的技术支持。那么,巨大的投入又不得不考虑成本和设计相关收益。



Beeple,《生物搜集》《海洋前线 #1/1》,2021,《与钱无关:登陆元宇宙》展出现场。图片:由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提供


“与钱无关”是一个机会,借用区块链工具拨开经典艺术精美的外壳,窥探内部的运作机制。在这片开放透明的无主之地上,我们乐于看到多种角色涌入其中,构建丰富的艺术生态。“与钱无关”是一次正话反说,但当艺术家深沉反思的时候,务实的区块链圈子已经在twitter space上开设好了房间,标题叫“在深圳不谈钱谈什么?”